现货交易-“跨境理财通”来了!重点内容梳理
发布时间:2021-09-11
“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正式于9月10日下午启动。9月10日下午,一行两会、国家外汇局、广东省政府、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共同举办了“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启动仪式,粤港澳三地同时发布《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实

“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正式于9月10日下午启动。



9月10日下午,一行两会、国家外汇局、广东省政府、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共同举办了“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启动仪式,粤港澳三地同时发布《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实施细则》。


自2020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与香港金管局和澳门金管局联合宣布开展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以来,经过多轮讨论及咨询,央行及香港金管局和澳门金管局9月10日下午分别公布了跨境理财通在三地的实施细则。


在香港金管局官网刊登的《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实施细则》中,不难发现跨境理财通在风险控制的前提下,试图为银行与投资者提供更高的灵活性,包括南向通投资者的见证开户与容许两地银行可同时与多家银行开展业务合作等。这些举动大大简化了跨境理财通的开户流程,为港澳银行开展跨境理财通业务提供了便利。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跨境理财通”试点启动仪式上发表讲话,表示金融部门将继续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一如既往地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推动横琴、前海等重点区域金融创新开放和高质量发展,不断提升我国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水平;深化内地与港澳务实合作,发挥粤港澳大湾区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支撑引领作用,促进香港、澳门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坚定不移地支持港澳地区的长期繁荣稳定和发展。


香港金管局副总裁刘应彬表示,待银行完成准备工作及报备,大湾区居民最快在一个多月后,即可正式通过跨境理财通进行跨境投资。


刘应彬还提到,设计跨境理财通机制时有几个重点考虑方面,一是充分考虑大湾区居民的实际需要;二是互相尊重内地和两个特区现行监管制度和做法;三是确保风险可控,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推进;四是在整个投资流程保障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以下是根据香港金管局官网刊登的《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理财通业务试点实施细则》梳理跨境理财通中的重点概念。


1.合资格银行

“北向通”:合资格的香港银行,经营零售银行或私人银行业务,并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注册为可进行第一类(证券交易)受规管活动的注册机构可按本规定开展跨境理财通北向通业务。


“南向通”:合资格的内地银行指符合内地监管机构所订明的条件的大湾区内地银行业金融机构。


2.合资格投资者

“北向通”:所有持有香港身份证的香港居民,包括永久性和非永久性居民,及必须经香港银行评估为非弱势社群客户。北向通的投资者必须以其个人名义作投资,并不接受以联名形式或公司客户作投资,亦不可授权第三方操作其户口。香港银行须负责核实香港客户参与北向通的资格。香港银行须按既定要求,对所有客户进行尽职审查。


“南向通”:参与南向通的投资者须符合内地监管机构订明的条件。南向通的投资者必须以其个人名义作投资,并不接受以联名形式或公司客户作投资,亦不可授权第三方操作其户口。参与南向通的内地投资者资格由内地伙伴银行负责核实,香港银行须得到其合作的内地伙伴银行确认投资者的资格,以及评估该投资者不属于弱势社群客户。


3.开户流程

跨境理财通以两地银行系统为基础,参与计划的香港银行可与一家或以上的内地银行以伙伴模式合作开展业务。“北向通”中,香港投资者须在香港银行开立一个汇款户口,并在与该香港银行合作的内地银行开立投资户口。两地银行会把两个户口配对,以实施资金闭环管理。


虽然每间银行可与对方多过一间银行合作,但每名合资格投资者只可以在其所在地持有一个跨境理财通汇款户口,及在另一市场持有一个跨境理财通投资户口。


至于投资者最关注的开户方式上,“南向通”方面,内地居民可以通过见证方式开户;“北向通”下,香港投资者则可按照现行制度开立人民币账户,或指定已有人民币账户作投资户口。香港金管局正与内地监管当局探讨在现行安排基础上,以试点形式,循序渐进地设立北向通下的见证开户安排。此外,不论是南向通或是北向通,当投资者在完成开户程序,户口操作和选购合资格理财产品便可以透过电话或网上银行方式进行。


4.合资格产品

考虑到一般投资者对两地理财产品的认识程度、产品特性及可接受风险程度等因素,跨境理财通起步阶段会先涵盖风险较低及相对简单的理财产品,一些结构性产品或衍生工具,例如期货、期权等产品不会列入初阶段的合资格范围内。


“北向通”的合资格理财产品将涵盖低至中风险的公募基金和固定收益类(主要投资于债券和存款)及权益类(主要投资于股票)公募理财产品。“南向通”的合资格理财产品则主要包括存款(但不包括结构性存款)、低至中风险及非复杂的债券及在香港注册成立并经香港证监会认可的基金。


5.额度管理

计划实施初期,“北向通”和“南向通”各设1500亿元人民币单边总额度,与1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者个人额度。额度使用量以跨境汇款净值计算,一旦额度达至上限时,个人跨境汇出款项至投资户口便会停止,但投资者仍然可以从投资户口汇款至其所在地的汇款户口。


香港金管局表示将不时检视额度的整体使用情况和市场发展需要,据此与内地及澳门监管机构探讨将来对额度作出调整。


6.资金汇划

跨境理财通的跨境资金汇款须使用人民币通过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进行。“南向通”下,若内地投资者有兴趣投资以其他货币计价的产品,可在香港的离岸市场把人民币资金兑换成有关币种;在“北向通”下,香港投资者可先在香港的离岸市场换取人民币资金,再把资金汇到其内地的投资户口。值得一提的是,“北向通”将不受现时香港居民汇款至内地的8万元人民币每日上限的限制。


跨境理财通户口下的资金将实施闭环管理,投资者在投资户口内的资金,只可以用来购买合资格的理财产品,或者在退出投资后以原路汇回汇款户口。投资者不可以直接从投资户口提取现金,或将资金汇到汇款户口以外的其他账户。


7.跨境销售安排


考虑到初阶段跨境理财通只涵盖由银行销售的风险较低、相对简单的理财产品,较适合投资者将主动作出投资指示,银行负责执行。对身处销售银行所在地的客户,银行可以按照现行的法律法规和监管指引对他们作出销售行为,包括给予投资意见。


8.投资者保障

保障投资者是跨境理财通的重要考量。为确保投资者权益受相关法律法规保障,所有投诉或违规行为会按“属地管理原则”处理。以北向通为例,涉及理财产品及相关投资的投诉会由内地的银行根据现行机制负责跟进,并受内地监管机构监管;涉及跨境汇款的投诉则会由香港银行及监管机构处理。


刘应彬表示:相信跨境理财通可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理财产品的选择,进一步便利跨境投资,并为香港金融业带来新机遇。三地监管部门会密切留意跨境理财通运行情况,汲取经验,并与业界保持沟通,适时推出优化措施。


香港花旗银行总裁及总经理林智刚表示,正紧锣密鼓为有关计划作准备,目前花旗香港正与一家内地的伙伴银行进行筹备协调工作,并已进入最后阶段。花旗将为南向通大湾区客户,提供超过100种中低风险类型的财富管理产品,包括债券、基金,以及多种外币服务。


汇丰环球研究发表研究报告,预计将会有一系列跨境相关产品推出,包括债券通、南向债券通、A股期货,可增加双向流动和市场广度,同时扩大香港的离岸人民币资金池,预计中国银行、中银香港 、东亚银行及港交所可受惠更多跨境理财通相关产品推出。


该行还指出,根据规则草案,跨境理财通的业务试点总额为1500亿元人民币,对每位合资格投资者亦实行额度管理投资额为100万元人民币。该计划可以刺激产品开发,鼓励银行建立伙伴关系。南向债券通可能使内地固定收益投资者多样化,吸引更多的债券在香港发行、结算、存管。另外,港交所的A股期货产品定于2021年10月18日推出,可以使投资者有效地对冲A股风险。这些发展有助于鼓励内地和香港之间双向流通,扩大香港离岸人民币资金池,并为ETF通、商品通等其他计划铺路。


理财市场或将引万亿资金“活水”


而跨境理财通落地,将对银行方面产生哪些影响?


王丹认为,对内地商业银行来说,这是业务发展的新机遇。理财产品客源扩大,产品销售渠道增加,这将会提升银行的财富管理水平和中间业务收入。对港澳银行来说,机遇和挑战并存。细则允许采用远程方式为港澳居民开立内地银行结算账户,简化了跨境理财通的开户流程,便利了港澳银行开展跨境理财通业务;但同时提出诸多与港澳银行相关的监管要求,港澳银行在内地开展跨境理财通业务时,应严格遵守内地的法律法规。


她还表示,外资银行可以利用在粤港澳的网点、业务优势及其丰富的经验和客户资源,拓展大湾区内的财富管理服务能力,为投资者进一步配置海外资产提供更多选择。相应的,区域金融市场也会扩容,从而形成财富管理的集群效应。


唐春艳表示,从需求端来看,“北向通”的开通为我国银行理财市场带来新的投资群体,理财市场规模有望进一扩大;同时也倒逼内地银行和理财子公司勤修内功,强化资产配置能力。在销售端,内地银行和理财子公司一方面要充分发挥总行、分行(特别是粤港澳分支机构)的力量,另一方面要加大与大湾区内优秀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合作,逐步打开面向港澳投资者的理财产品的发行空间。


张晓蕾认为,“跨境理财通”将向大湾区个人投资者打开一条新的跨境投资渠道,为存款和理财市场引入万亿规模资金“活水”。


张晓蕾进而补充道,“跨境理财通”还将推动银行间合作与竞争,激发大湾区的金融创新活力。一方面,“跨境理财通”的跨境合作模式,将加强大湾区内部的交流与合作,促进银行在产品开发、业务拓展和客户服务方面形成有益的互补;另一方面,“跨境理财通”对产品设计、客户服务、渠道管理、运营流程、风险管理等提出了更高要求,参与的银行必须提升相应的跨境服务竞争力。